Google search engine
Home專欄願受五百年風吹日曬雨淋的美濃石橋窯

願受五百年風吹日曬雨淋的美濃石橋窯


文/攝影:吳德亮

紅遍兩岸的陶藝大師劉欽瑩日前從景德鎮返台來電,說他為愛妻林鴻徽在美濃舊居改造的紀念館已大致完成,希望我前往一聚,想說他很快又要返回對岸燒窯,因此顧不得正逢南台灣如火烤的天氣就出發了。

話說欽瑩很早就以兔毫天目在台灣與日本闖出名號,與他擅長青花工筆的愛妻林鴻徽,早年在美濃鄉間成立「石橋窯」。兩岸開放後,劉欽瑩在愛妻不斷標會籌措資金的鼓勵下,毅然隻身到中國瓷都景德鎮打天下,十多年來倍嘗辛酸,我也曾在《新新聞》、《陶藝》、《獨家報導》與對岸《茶道》等雜誌不斷報導為他打氣,甚至收錄在我的《小錢征服大中國》與《風起雲湧普洱茶》、《台灣茶器》、《普洱找茶》、《客鄉找茶》等暢銷大書,以及為對岸編撰的《中華茶器具通鑑》大型套書中。

十多年後的今天,劉欽瑩與他另創的「天予窯」在對岸終於打響名氣,不僅創作茶器供不應求、奇貨可居,還驚動中央電視台做完整專訪,堪稱是台灣客家之光了,我也深深為他感到高興。未料就在開始成為「人生勝利組」的2011年,苦守寒窯的愛妻卻因癌症猝逝於美濃,讓我大感震驚,更想到自己1997年同樣遭逢的驟變,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,彼此也更加惺惺相惜了。

因此劉欽瑩多年來在對岸辛勤打拼,為的就是籌措經費將美濃舊居改造為愛妻林鴻徽的紀念館,他語帶哽咽表示,2012年就開始計畫,無奈經費不足,只好拼命創作籌措經費,至今總算付諸實現,儘管愛妻留下滿坑滿谷的作品還來不及一一歸位展示,但硬體可說大致完成了。牆上有他為愛妻寫的〈五百年石橋〉偌大鏤刻「我願化身石橋/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日曬/五百年雨淋/只求她從橋上經過。」令人動容,我們特別倚著牆面合影,在他略顯風霜但依然堅毅的臉上,我又看見客家人的韌性、感性與硬頸,自己卻瞬間成了《齊克果日記》裡的詹納斯兩面像,不知該用哪一臉哭、或哪一臉笑。

Please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e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.

報新聞原始網址:願受五百年風吹日曬雨淋的美濃石橋窯

更多相關新聞
- Advertisment -
Google search engine

熱門新聞